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 >> 社會

男子陷“強奸罪”冤獄五年再審改判無罪:獲釋后“妻離子散”,多次申請國家賠償未果

來源:紅星新聞 張楊 2021-08-31 10:00

  對72歲的盧某儒來說,37年前的那場冤案,改變了他的一生。

  1984年,家住四川巴中的盧某儒被判強奸罪獲刑七年。入獄五年后,1989年11月,當時的巴中縣人民法院再審判決其無罪,判決書顯示:“原判認定申訴人盧某儒一九八三年七月十四日晚八時許,將少女趙某某騙到屋內,推倒在床上強奸的事實證據不力,不予認定……判決如下:一、撤銷本院一九八四年三月二十八日(84)法刑字第047號刑事判決書。二、對申訴人盧某儒宣告無罪。”

  1989年的判決書

  然而,無罪釋放后,盧某儒申請國家賠償卻多年來一直未果。這些年來,他離了婚,一直漂泊在外,孩子也不認他。

  2018年,盧某儒正式向巴中市巴州區人民法院(原巴中縣人民法院)申請國家賠償,但法院不予受理。隨后,盧某儒向巴中市中級人民法院和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國家賠償申請都被駁回。2020年,盧某儒申請司法救助獲賠8萬元,但他認為國家賠償和司法救助是兩碼事,希望自己能獲得國家賠償。

  然而,尷尬的是,《國家賠償法》1995年1月1日才施行,也即是在其冤案發生數年之后才出臺的。巴中市巴州區人民法院認為,“該行為發生于國家賠償法頒布實施前,法律不溯及既往,其申請國家賠償事項不適用國家賠償法”,決定“不予受理”。對此,盧某儒不服,他表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溯及力和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受案范圍問題的批復》(以下簡稱《批復》)中明確表示“發生于1994年12月31日以前應予賠償的部分,適用當時的規定予以賠償;當時沒有規定的,參照《國家賠償法》的規定予以賠償”,為什么就不賠償我呢?”

  冤案:

  男子被判強奸罪獲刑7年,堅持申訴

  五年后法院再審:證據不力,無罪

  2021年8月26日,四川巴中市城區,紅星新聞記者在一套30平方米左右的安置房內見到了盧某儒。據了解,房屋是姐姐和姐夫的,盧某儒住在客廳沙發已多年。

  盧某儒的身份證

  盧某儒告訴紅星新聞,自己是巴中市恩陽區九鎮鄉人,今年72歲,1984年曾因“強奸罪”被當時的巴中縣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7年,但五年后該法院再審改判其無罪。

  1984年的判決書

  他拿出當年的判決書——《巴中縣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84)法刑字第047號。這份判決書顯示,代理檢察官出庭支持公訴,經過不公開審理,“查明:被告盧某儒,一九八三年八月十四日晚八時許,將少女趙某某騙到屋內,推到在床上進行強奸。綜上所述,被告盧某儒目無國法,強奸少女,已構成強奸罪……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三十九條之規定,判處被告盧某儒有期徒刑七年。”宣判時間為“一九八四年三月二十八日”。

  盧某儒向紅星新聞介紹,庭審時,受害人沒有出庭,這份判決書里沒有受害者出庭的內容,沒有證人,法院就這樣判決了。“幾十個字就把我判了7年。”他表示不服,入獄服刑期間一直堅持申訴。

  五年之后,法院對此案進行了再審,紅星新聞記者從盧某儒提供的《巴中縣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1989)巴法刑監字第13號》上看到:“查明:原判認定申訴人盧某儒一九八三年七月十四日晚八時許,將少女趙某某騙到屋內,推倒在床上強奸的事實證據不力,不予認定。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八條、第一百四十九條、第一百五十條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十條之規定,判決如下:一、撤銷本院一九八四年三月二十八日(84)法刑字第047號刑事判決書。二、對申訴人盧某儒宣告無罪”,時間為:“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這個冤案,也改變了盧某儒的一生。據盧某儒講述,出獄后,1990年妻子與他離婚,孩子也因他服刑而不認他。多年來,他一直在外漂泊以打臨工為生,后來在巴州區街道打掃衛生。最近幾年,因生病住院多次和歲數大了,打掃衛生的工作也沒做了。

  講述:

  案發時正幫人干活,“屈打成招”

  兩名在場者證明其遭毆打認罪,被強行按手印

  對于自己為什么會身陷“強奸罪”冤案并被判刑?8月26日,盧某儒向紅星新聞回憶了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據他介紹,這個案子本來就是“無中生有”的案子,上述法院第一份判決書上載明的案發時間“一九八三年八月十四日晚”,自己正在在一村民家里幫忙干活,之后就被人抓到九鎮鄉“審問”,為了讓他承認強奸了少女趙某某,“把我吊起打……”

  盧某儒告訴紅星新聞,整個過程中,自己不承認強奸,不簽字,最后被幾個人按在審問材料上按了指印。

  為了證實自己的講述屬實,他還拿出2018年找律師向九鎮鄉多人取證的材料。

  根據2018年8月23日九鎮鄉石洞寺村1組趙某國的證明材料顯示,當時趙某國是5村的治保主任,他回憶,當年盧某儒是由九鎮鄉治安員彭某徐“審問”,當時還有自己、葉某國、劉某某、向某光等人在場。

  該證明材料記錄,當時彭某徐問:“盧某儒,你是咋強行暴力強奸幼女?”盧某儒回答:“沒有這么一回事,是別人害他”,后來,盧某儒被葉某國和劉某某用麻繩吊在梁上,用木棒和竹棒毒打……

  證明材料記載,盧某儒無法忍受才承認“強奸事實”。“材料寫好后,是彭某徐和葉某國兩人強行將盧某儒的手按在材料上蓋的手印,強行盧某儒簽字”。

  當時九鎮鄉的炊事員趙某德證明了盧某儒被打的過程。“在審問過程中,強行要求盧某儒對強奸一事進行認同,盧某儒說‘我沒有做過這件事,我是不認的’,后來就被吊在梁上打……盧某儒才認自己強奸,然后被別人強行在材料上按手印。”

  以上兩人作為在場人證明,同時均在自己的證明材料上簽字和按指印。

  8月29日,紅星新聞記者聯系上趙某國,其證實當年盧某儒被屈打一事,自己是在場人之一,在2018年確實有律師調查此事,自己講的是事實,并在材料上簽字按了手印。

  隨后,紅星新聞記者又聯系上趙某德,他表示盧某儒找律師詢問自己當時經過確有此事。作為在場人之一,他再次向記者講述當時盧某儒被打的情景,“大家都知道盧某儒的事情是冤案,屈打成招后入獄,盧某儒在監獄里面寫申訴。之后,盧某儒無罪釋放后在街上看見彭某徐一次罵一次。”趙某德表示,盧某儒是上門女婿,根本不敢亂來,大家都知道他的案子就是“假案”,是被屈打成招的。如今,打盧某儒的彭某徐已在幾年前去世。

  索賠:

  申請國家賠償未果,后獲司法救助金8萬元

  法院:事發國家賠償法頒布實施前,不適用

  盧某儒向紅星新聞介紹,因為自己的案子是冤案,他在獄中多次反映情況并提出申訴。1989年,通過當時的巴中縣法院再審后,他被宣告無罪釋放。

  盧某儒提供的巴中縣人民法院的宣判筆錄上記錄,法官問:“有什么想法和意見,還上不上訴?”他答:“宣告我無罪,我不上訴了,但我要求政府算一下對我的損失賬,恢復名譽,在經濟上也算一下,其他沒有什么了。”

  盧某儒稱,對于自己身陷冤案遭遇的經濟損失,他一直在要求賠償,但這么多年一直沒有結果。

  巴州區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案件決定書

  2018年4月28日,盧某儒在律師幫助下向如今的巴州區人民法院提出國家賠償135萬元的申請,巴州區人民法院認為,“國家賠償法于1995年1月1日正式頒布實施,賠償請救人盧某儒于1984年3月28日因犯強奸罪被原巴中縣人民法院以(84)法刑字第047號刑事判決書判決有期徒刑7年,后于1989年改判無罪(同年予以釋放)。該行為發生于國家賠償法頒布實施前,法律不溯及既往,其申請國家賠償事項不適用國家賠償法”,最后決定“對賠償請求人盧某儒的國家賠償申請不予受理”。

  盧某儒不服,隨后向巴中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國家賠償申請,被法院駁回,然后,盧某儒再次向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國家賠償,得到的結果仍是“申訴理由不成立”,并“駁回盧某儒的申訴”。

  通過盧某儒提供的2019年6月5日的《四川省人民檢察院賠償監督申請審查結果通知書》(川檢十部賠監申通【2019】4號)顯示:“不符合《人民檢察院國家賠償工作規定》第十三條規定的立案條件,決定不予立案。”2019年8月16日,最高人民檢察院賠償監督申請審查結果通知書(高檢賠監申通【2019】197號),還是“決定不予立案”。

  2020年,盧某儒向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國家司法救助申請,獲得司法救助金8萬元。對此,他向紅星新聞承認8萬元司法救助金已拿到手,但他認為,司法救助和國家賠償是兩碼事。

  2019年申請國家賠償135萬元

  8月26日,紅星新聞記者從盧某儒2019年的申請國家賠償的材料中看到,其申請國家賠償的金額為135萬元。

  焦點:

  事發《國家賠償法》頒布實施前

  該不該獲國家賠償?各執一詞

  盧某儒申請國家賠償屢次未果,其主要原因在于,他遭遇的冤案發生于上世紀80年代,而《國家賠償法》則是在1995年1月1日開始施行。根據法院的不予受理決定書:“該行為發生于國家賠償法頒布實施前,法律不溯及既往,其申請國家賠償事項不適用國家賠償法。”

  那么,針對他的這種特殊遭遇,又該如何索賠?

  在巴中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年9月27日的《四川省巴中市中級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決定書》載明:“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溯及力和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受案范圍問題的批復》(法復【1995】1號)第一條規定:‘根據《國家賠償法》第三十五條規定,《國家賠償法》1995年1月1日起施行?!秶屹r償法》不溯及既往。即: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行使職權時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合法權益的行為,發生在1994年12月31日以前的,依照以前的有關規定處理。’”

  盧某儒拿出的賠償依據

  但盧某儒拿出上述“批復”第一條全文:“根據《國家賠償法》第三十五條規定,《國家賠償法》1995年1月1日起施行?!秶屹r償法》不溯及既往。即: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行使職權時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合法權益的行為,發生在1994年12月31日以前的,依照以前的有關規定處理。發生在1995年1月1日以后并經依法確認的,適用《國家賠償法》予以賠償。發生在1994年12月31日以前,但持續至1995年1月1日以后,并經依法確認的,屬于1995年1月1日以后應予賠償的部分,適用《國家賠償法》予以賠償;屬于1994年12月31日以前應予賠償的部分,適用當時的規定予以賠償;當時沒有規定的,參照《國家賠償法》的規定予以賠償。”

  盧某儒向紅星新聞表示,里面寫的很清楚“屬于1994年12月31日以前應予賠償的部分,適用當時的規定予以賠償;當時沒有規定的,參照《國家賠償法》的規定予以賠償”,但在法院的回復里,這句話就沒有提了。

  近日,盧某儒在網上發文反映了自己的遭遇,并援引上述最高法院批復提出了律師意見,認為“法院未對最高法司法解釋作完整、全面準確理解”。

  8月27日,巴中市巴州區人民法院針對此事在網上回復稱:“……本案中,盧某儒于1989年予以釋放,沒有持續到1995年1月1日以后,不屬于《國家賠償法》規定的應當予以賠償的情形。該‘律師意見’與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釋規定不符。”

  ■法律爭鳴

  對于盧某儒的遭遇,該不該獲得國家賠償?紅星新聞記者也采訪了多位業內律師,一起來聽聽他們的觀點和看法。

  觀點1:

  應該獲賠

  國家賠償和司法救助是兩個不同的法律概念

  北京東衛(成都)律師事務所律師陳小虎介紹,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溯及力和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受案范圍問題的批復》第一條:……屬于1994年12月31日以前應予賠償的部分,適用當時的規定予以賠償;當時沒有規定的,參照《國家賠償法》的規定予以賠償。

  陳小虎認為,盧某儒應該獲得國家賠償,但得看當時有沒有相關規定,如果有相關規定的,內容是什么;確實沒有相關規定的,也只有參照《國家賠償法》的規定予以賠償。雖然,盧某儒獲得了司法救助,但獲得國家賠償和司法救助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法律概念。

  觀點2:

  不該獲賠

  但可從誤工角度參照當時規定申請補償

  北京大成(成都)律師事務所律師蔣健認為不應該賠償,盧某儒的事情發生在國家賠償法之前,因法律不溯及既往,所以不應該賠償,雖然國家賠償法行不通,但可以嘗試從個人每天的誤工角度參照當時相關規定申請協商一些補償,這樣也是對受害的一些彌補。目前,盧某儒獲得了司法救助8萬元,幫助他渡過難關,從另外的角度彌補了盧某儒的一部分損失。

  四川縱目律師事務所張柄堯律師介紹,江蘇耿萬喜案和本案相似。1986年10月,耿萬喜因代購橘子罐頭,被濱??h法院一審以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5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2018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再審,宣告耿萬喜無罪。此后,耿萬喜向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國家賠償164萬元,被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侵權行為發生在《國家賠償法》施行之前,根據“法不溯及既往”原則,駁回耿萬喜申請。此后,耿萬喜向江蘇省高院申訴,江蘇省高院參照《國家賠償法》規定,提出由鹽城市中院落實,向耿萬喜共支付78萬元。因對該方案不滿,耿萬喜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訴。此后,最高人民法院法官依據《國家賠償法》最新參照標準調解,賠償耿萬喜78萬元。根據既往司法實踐,通過參照《國家賠償法》以調解方式處理這一問題,不失為解決問題的一個辦法。

  觀點3:

  找不到賠償依據

  時間久遠想要獲賠很難

  四川瑞利恒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建認為應該賠償,但找不到賠償依據,因發生時間在《國家賠償法》之前。在1995年以后可依據國家賠償法處理。1995年以前,很模糊,只能依據當時的相關法律法規,還得找當時是否有相關法律法規,如果有相關規定按規定執行,如果沒有相關規定,不能獲得國家賠償,這也是盧某儒為什么被多級法院駁回的原因。在國家賠償法實施之前,不適用國家賠償法,因為沒有依據。

  根據上述《批復》,“……屬于1994年12月31日以前應予賠償的部分,適用當時的規定予以賠償;當時沒有規定的,參照《國家賠償法》的規定予以賠償。”其中“參照《國家賠償法》的規定予以賠償”,王建認為這句話是柔性的,可以參照也可以不參照,參照《國家賠償法》按照當時的工資標準進行賠償,上世紀80年代的工資按天數賠償,算下來數目頂多過萬元。因時間太久遠,想要獲得賠償很難。

国产第三页_亚洲国产三级_国产又黄又猛_av免费网址_成人网站在线观看_97人妻视频